首页 隗行 正文

立白陈凯旋的交班时刻:家族二代集体接班 设立家族宪法约束

隗行 adminqwe 2022-06-18 02:04:02 973 0

  经济观察报 陈白/文 直到今天,每当陈泽滨在立白的办公室遇到陈凯旋时,他依然坚持称呼他为“董事长”,这是这对父子的默契;而接受这对父子时不时的观点“PK”并投票出结果,也是立白科技集团董事会已经习惯的日常。

  2019年,身为立白科技集团董事长陈凯旋长子的陈泽滨,接任了立白科技集团总裁的位置。这家叱咤中国洗涤用品行业近三十年的民族品牌企业,被外界认为正式开启了代际传承之旅。

  与此同时,更多“立白二代”也开始逐渐出现在公众视野:打响立白家族上市第一枪的朝云集团,其董事长兼CEO陈丹霞,是立白科技集团创始人之一陈凯臣长女。家族其他二代成员,也已负责把控“立白系”旗下企业的经营管理。

  目前,陈凯旋、陈凯臣两兄弟家族掌控的“立白系”,呈现出家族二代集体接班的状态。对于普遍面临“四十不惑”传承问题的中国民营企业来说,立白的探索或许值得参考。

  接班人

  1994年,陈凯旋及其大哥陈凯臣等7人从家乡普宁来到广州,这对潮汕兄弟“白天当老板、晚上睡地板”,除了爱拼的精神,在一开始,陈凯旋口袋里只有5块钱。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兄弟二人成立了广州市立白洗涤用品有限公司。从一袋洗衣粉开始,陈氏兄弟攻城略地,通过商业模式的创新、敢于吃苦的精神,一步步在当时跨国巨头占据主流的商业版图撕出一角,并将立白科技集团打造成为中国日化企业龙头。

  这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后我们常常能够听到的春天的故事——如今屹立于白天鹅宾馆对面的立白中心大楼,见证着那些闪耀着黄金的日子,那些一无所有的年轻人、爱拼才会赢的勇气和梦想,以及一个前所未有的美好时代所赋予个体的机遇与荣光。

  如今,时代的车轮抵达新的路口,这些成长于斯的民营企业,也正在面临着新的共同问题:如何保持基业长青?如何完成家族传承?

  此前网络上曾经流传着这样的时间图谱:早在光绪年间,任天堂、西门子、可口可乐就已经诞生;宣统三年之时,如今依然左右着科技前沿的蓝色巨人IBM就已经成立……当从消费到科技公司的全球版图中遍布着的都是百年级别的大公司之时,中国的民族企业,显然还有更长的路要走。

  近年来,随着改革开放后中国第一批企业家已至退休年龄,中国“创二代”正进入密集接班期。

  此前有机构统计,以2018年新财富500富人榜数据来看,目前我国50岁以上民营企业家占比接近7成。然而,在传承接班上却出现了“双九困境”:90%的家族创始人希望子女接班,95%的子女却不愿意接班。

  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杰出院长讲席教授李海涛在研究了中国上市公司中规模最大的300家家族企业之后,说他最大的感受是,“越研究家族企业,越深刻感受到家族企业是经济发展最重要的发动机之一;家族企业几乎是所有国家、所有地区、所有经济体发展的最原始的原点,所有的企业都是这么开始的,所有的创始人都被自己的梦想驱动着。”

  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专访时,陈凯旋说,立白的陈氏兄弟家族已经正在探索成熟的家族传承管理机制。他们有家族管理委员会,对参与其中的所有“二代们”的权责有着清晰的界定与分配。

  此外,陈凯旋也是长江商学院企业家学者项目的校友,这是长江商学院最具品牌影响力的商学院课程之一,课程中就包括了企业的代际传承等重要课题。

  据悉,陈氏家族成立了家族理事会、家族委员会和传承委员会,并设立了家族宪法,建立了严格的晋升机制。陈凯旋说,家族委员会每个月都要开会,“从家族战略到各项开支,都是议题。”

  在陈氏的家族宪法中,讲求“家大业大责任大”。陈氏家族的二代们自小便被培养要“早接班、肯接班、会接班。”

  总导演

  潮汕人群体一直以恪守传统和重视家庭闻名海内外。与陈凯旋对话,话题也总是离不开家庭、家族、家业与家训。

  这种重视,首先体现在陈凯旋的微信头像上——和很多他这个年纪的企业家不一样,陈凯旋的头像是与夫人言笑晏晏的合影。

  在家族的相处经验上,陈凯旋说,“这三十年间,我与大哥兄弟同心,从未吵过架。”陈凯旋说,在家中,最为常见的沟通方式就是一起喝茶,“有事一起喝茶商量,没事一起喝茶聊天。”

  不过,对于已经年过六十、作为父亲的陈凯旋个人来说,真正把心放下,还是在经历了这三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之后。

  2020年初,立白科技集团在新冠肺炎疫情作出了快速应对:捐赠1万多吨、2亿元消毒除菌产品,由立白科技集团自身的物流配送到全国363个城市的2000多家定点收治医院;全部开展线上远程办公、“云订货”,完成预期的销售额。陈凯旋说,这在包括跨国公司在内的日化同行中都算得上是领先者。

  立白的数字化、线上办公的种子,由2010年进入立白的陈泽滨所种下。而在当下最热的直播电商中,立白也一直处于快速迭代的前沿。

  许多人依然记得陈泽滨出现在立白的直播间,他抱着小猪,宣传立白最新推出的洗衣凝珠产品,当天他获得了超过6.5万的点赞。据说,从2013年开始随后的7年时间,陈泽滨接管的电商部销售额每年保持翻一番。

  陈凯旋说,如今他已经基本不干涉陈泽滨在业务上的决定。“如果他遇到困难,他可以来找我。我把我自己定位为‘总导演’的角色,我的存在是‘帮忙不添乱’,但主角还是他们。”他认为,父子之间存在“优势互补”,“年轻人对于新趋势更敏感,而我们对于人情世故更有经验。”

  在陈凯旋身上,往往被认为是父辈的“刻板成见”似乎并不存在。

  当面对关于如何评价陈泽滨对立白的数字化变革,陈凯旋几乎没有犹豫地笑着回答,“我觉得泽滨有先见之明。”

  |对话|

  二十年不贷款

  经济观察报:从1994年创业至今,立白是如何从竞争中突围的?

  陈凯旋:很多人有印象,上世纪90年代,在很多工厂间都存在这样的“三角债”,就是厂家先给经销商压货,等卖出后再结账,而厂家欠着上游供应商的钱,大家“你欠我、我欠他,他再欠别人……”,最后形成恶性循环,坏账很多,陷进去就很难解开。

  但是我没有选择这条道路。当然其实一开始,我们所在的日化企业也是赊货这种模式的。但是,立白不赊货,我们还帮着商家赚钱。我们和渠道经销商之间是“谁种树,谁乘凉”的模式,作为补偿,我们选择给予经销商更大的利润空间,他们也就有了动力。

  后来,我们的模式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然后其他商家看到,也觉得这个销售模式可行。后来到了1997年,“三角债危机”爆发,珠三角很多企业都陷入巨大的危机之中,不过我们的洗涤企业,却因为效仿立白的“不赊货模式”而大多活了下来。

  在后来直到投资广州国际医药港之前,立白科技集团都没有贷款,我们全是靠着自己的现金流完成了发展壮大。我觉得这是我们的商业模式创新,也是立白对于洗涤行业的贡献。

  另外,我们属于洗涤行业中很早重视品牌的,当其他厂商还在做贴牌代工时,我就找到广东电视台打广告。后来,又找到了全国已经非常知名的陈佩斯打广告,这是立白在全国打开名气的开始。

  在打出一定口碑之后,我们就建立了研发中心,希望在产品创新上发力,来赢得竞争对手。现在,立白创新研发中心每年完成100多种新产品和新技术的研究,拥有的专利,比国内同行2-5名的总和还要多。

  所以,你要我总结,立白的核心秘密就是创新、创新、再创新。

  家庭喝茶会

  经济观察报:你们一家人平时是怎么保持沟通的?

  陈凯旋:在办公场合,我们当然也都会开工作会议。我现在跟立白科技集团的总裁、第一副总裁,我们三个每个星期都会有半天开一个定期的“三人会”,就是我和这两位家族二代年轻人坐在一起,喝茶聊天谈事,谈企业的事情。聊天其实也没有固定的内容,聊聊家常琐事,说说一些生活上的问题。当然也会谈工作,但其实没有固定的主题,就是想到什么聊什么。

  我和我大哥,以及我们的下一代兄弟姐妹之间,也经常会聚在一起喝茶。这是我们家庭沟通的一种方式。

  经济观察报:你们有家训吗?

  陈凯旋:我们有家族管理委员会,每个月也都会开会。我经常会说这四个字,大家大我;但对于我自己来说,我会用无私无我这四个字。

  其实我们潮汕人,都有一些共通的精神,拼搏进取、勤劳节俭、艰苦奋斗、敢为人先、敢于超越;忠孝仁义、低调谦虚、真诚朴实、志在必胜、永远创业。这些也都是我们立白人的传统精神。我也给立白总结了立白的公司理念:立白人坚信的真理是,办法总比问题多,办法总比困难多,没有不可能,没有做不到,只要敢去想,只要有思路,只要有准备,只要有行动,一切问题都可以解决,一切目标和愿望都能够实现。

  忠孝潮汕人

  经济观察报:有人把立白归类为“潮商”,潮汕文化对于立白的影响大吗?

  陈凯旋:我觉得做生意更像是一场修行。大家都知道,我们潮汕人是有信仰的,我平时也会看佛教、道教的著作。我觉得,用佛心做人、用道心做事。

  在我看来,人生和做生意,一切都是因果。

  做人做事的好与坏、善与恶,不同的因就有不同的果。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种什么因就得什么果,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善因、得善果,种恶因、得恶果。万事皆因果、万事归因果,因果是科学道理,因果是天道,因果是自然规律,因果报应在工作中、在人生经历中、在身体健康上都能得到印证。无论治理企业、工作还是为人处事,都要明白因果报应法则,遵循因果逻辑关系,践行因果自然规律。

  因果是做事的道理,你想要什么样的果,就必须去做什么样的因,做到了才能收获什么样的果。

  对于我来说,把因做好了,果就自然而来了。

版权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97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热门标签